理事長投書─為什麼我們要成立台灣藝術史研究學會?

 

2016.03.28 自由時報
〈為什麼我們要成立台灣藝術史研究學會?〉
廖新田 / 台灣藝術史研究學會首任理事長

三月廿五日,有些人知道是陳澄波受難日,不太多人知道這天也是美術節。民國廿九年,中華美術學會第一屆年會決議三月三日為美術節,教育部卻於三年後批准三月廿五日。歷史的弔詭再度應驗,一九四七年的美術節生日,卻是一位熱情的台灣藝術鬥士的忌日。陳澄波的藝術成就和民族受難英雄的形象從此在二二八屠殺事件之後有了雙重意涵,要沒有悲情之美都很難擺脫。

台灣美術史的研究,二次大戰後由王白淵開始。這位彰化二水人,就讀東京藝術學校時期與台灣同好於一九三二年成立「台灣藝術研究會」並創辦《福爾摩沙》雜誌。從上海美專回台後與游彌堅等人於一九四六年創立「台灣文化協進會」,發行《台灣文化》。和陳澄波的命運相似,王白淵也在二二八事件中被捕,幸得游彌堅的保釋。一九五四年於《台北文物》發表〈台灣美術運動史〉。他的《荊棘的道路》詩集似乎也預示台灣藝術的坎坷。

戰後,因為政治意識形態的關係,台灣藝術的論述和討論在中國藝術和西洋藝術的兩軸中缺席,有的是「正統國畫論爭」和現代抽象畫的共產黨疑義。台灣民眾沒有許多機會接觸台灣藝術的故事。直到解嚴後的九○年代,才有林惺嶽、謝里法、顏娟英、蕭瓊瑞、王秀雄、白雪蘭等藝術前輩及學者書寫台灣藝術史和策劃展覽,風潮一時。卅年後的今天,台灣藝術史的研究與書寫在缺乏明確政策的狀況下急遽走下坡,最嚴重的後果是世代斷層。在政府資金大量投注當代藝術,以及科技部研究政策方面,缺乏台灣意識而仍然傾向中國及西洋藝術二分的思維中,兩面夾殺下台灣藝術史的未來更為嚴峻。

於此情形下,我們不能把某電視新聞主播以為陳澄波還活著是個笑話。那是我們這個社會的笑話,其實是恥辱,我們都得承擔:我們生於此、長於此,卻仍然不識台灣的藝術和藝術家。君皆知每每有西洋超級大展,人潮如龍;台灣美術展,門可羅雀。不知者無罪,我們需要的是台灣美術的教育推廣與研究書寫。

檢視世界各國相關藝術史學會的歷史,台灣的確需要成立台灣藝術史研究社群以強化藝術史相關的工作與機制。中國藝術史學會成立於一九三七年;日本藝術史學會成立於一九四九年;西班牙藝術評論家協會成立於一九六一年;澳紐藝術學會與英國藝術史家學會成立於一九七四年;美國藝術史家學會於一九七九年成立;隔年瑞士藝術學會成立,韓國藝術學會成立於一九八六年。二○一六年,台灣藝術史研究學會於國立歷史博物館正式成立,有著與國家歷史銜接的深刻意義,補足了七十年來的缺憾,雖為時已晚但願水到渠成。

「台灣藝術史研究學會」成立的宗旨是:提升台灣藝術史之價值與認同、建立台灣藝術史研究之平台與網絡、推動台灣藝術史研究風氣、促成台灣藝術史研究之在地化與國際化等。其任務有七:一、從事台灣藝術史相關議題之調查、研究及教育推廣等工作。二、促進藝術史研究者與藝術家之交流。三、出版台灣藝術史研究相關通訊、期刊、論文集、出版品等。四、定期辦理藝術史相關論壇與聚會。五、辦理台灣藝術史相關之國際交流。六、建立台灣藝術史研究者與公私立機構等之合作機制,辦理相關研究案、規劃案或諮詢、委託服務等。七、其他相關研究活動與政策之參與。

總之,台灣有豐富的藝術研究論述、質量均佳的研究環境,只要能建立好平台,我們相信台灣美術研究的前景是不可小覷的。我等發起這個民間組織,期盼拋磚引玉,共創台灣藝術史的文藝復興。